Blackish House ←sideZ
桜坂悠翔(cv.寺島拓篤)



直接玩了BEST END。
終盤劇情還是略有起色的……也有可能我對寺島容易心軟,總之看得很心疼,甚至想哭。
先讓我把前半的雷點和槽點吐完再説,否則渾身不舒服orz

其一、劇本整體ところどころ對女性的不尊重。
悠翔線最早讓我非常抵觸的scene是月涙館同住人提醒女主對男人要抱有戒備心理的方式。
乃亜在衆人環視的情形下把女主推翻在沙發上,直接在身體上摸來摸去,除掉剛想阻止外,其他男人就只是看着。
這已經不是常識問題,是觸及道德底線了吧?

其二、動不動攻略對象就把女主推到床上,要麼直接用強(セラ線),要麼不由分説啃來啃去…
另外訴諸暴力走極端的事例動輒就來。
脚本是認爲暴力和性愛是解決問題的最好途徑嗎?至少我是不懂的。

其三、悠翔線前半宇賀神先輩反客爲主的超重戲分,我深切感受到製作組對這個角色的真愛。
一直以爲忍過進山三週的付き人任務,就可以好好回來勾勒悠翔的感情,事實證明我太天真了。
跟隨宇賀神先輩時期逐漸忘記給悠翔通電話,お祭り特地買りんご飴給宇賀神,一起看星星聊天,甚至有什麼感覺身體發熱,どきどき的心理描寫,我整個人都懷疑跑錯線了= =
後面更有保健室告白,「離開悠翔選擇我好不好?」此刻我覺得悠翔倒更像個礙事的当て馬,煩躁値急速飆升。

其四、設定的隨意潦草。比方説女主好友三嶋被選中參演年級混合演劇,她主動請辭沒問題,但馬上推薦女主去演,竟然被指導老師欣然同意了。Excuse me???都不用遲疑一下或者稍微演技考核一下的嗎?
悠海在公演前臨時跟藤吾商量交換角色,且不論行動不便的人突然上臺怎麼沒引發爭議,高潮部分直接改成本人内心吶喊,把整個演出搞砸,わがまま也該有個度吧。
但偏偏這一幕是我在遊戲中的一個感動點,所以要提出批評,心理還是比較糾結的。

其五、青少年的心理健康簡直沒眼看。黒蜜蜂要刻畫人性黒暗OK,但是把中學生寫成積怨深城府深的塊り,行爲的過激只能用可怕二字來形容。
舞臺事故,悠翔對倉科,藤吾對悠翔,玩心理戰讓別人動手。悠翔想保護女主尚可理解,藤吾的偏執以及用母親當誘餌操縱脚本家棗司的伎倆難免令人背脊生寒。所以他是對宇賀神有超越朋友關係的特殊情感嗎…?
補充一個倉科以對女主不利爲藉口要求悠翔對自己言聽計從的交易,悠翔接受了,還被吻了,還被女主看到了!實在是倒胃口,難道沒有其他積極打破僵局的辦法嗎?雷得我是外焦裏嫩。

劇情切換彷彿在坐過山車,由於過多渲染女主和宇賀神的情感交流,我開始用一種目死的眼神瀏覽劇情。
好容易在乃亜帶領下迫近舞臺事件真相,旁敲側撃女主知道悠翔對自己不是家族愛。到房間詢問時,寺島那幾句語塞膽怯的氣聲啊!好激動我終於心疼他了,還沒沉浸氣氛三秒。
他態度就豹変了!!!は?二重人格,很好,又給我扔炸彈。
好在寺島用悠海語氣講話調調特流暢,我還蠻喜歡的,可怎麼就人格分裂了呢?!!
而且人格擁有主人格在外的所有記憶,等於換了一個人告訴我悠翔隱藏起來的秘密。但是我們可以坐下來好好談嗎!爲什麼非要滾床單,請給女性意志一些尊重好嗎?
我在慢慢説服自己適應悠海chara,他又突然告訴我他是宇賀神的同父異母兄弟,加上女主對宇賀神告白的回覆仍在保留期間,某次被撞見女主在宇賀神房間,雙方大打出手,差點血肉橫飛,最後又是要挾你不跟我走,我就用你送我的鋼筆自殘這種卑劣的手段來達成目的。塞那麼多信息量我看得大腦暈眩了orz

儘管悠海被寫成想把悠翔逼出來的疑似病嬌,但早期行爲在我看來顯得過火。
直到聖誕公演臨近,女主在露臺找到獨自看星星的他,連續兩個月負載悠翔的身體快到極限,状況有點發燒,加上之前在床上女主感謝他爲悠翔的努力,他就老實得只是抱着女主入眠。我的好感天平才有所傾斜。
也許是玩過大正Alice的影響,女主對悠海人格的肯定,他看似渾不在意的道謝,在我心底是泛起波瀾的。
因爲只是幇助,所以才沒有跨過那條底線和女主發生關係,但實際是喜歡女主的,這個在兩個悠翔人格的『殻』中對話得以驗證,約定俗成的展開,悪態をつきながら推兄弟一把,意識整合消失,到這個份上對悠海是有憐憫和惋惜的,正直に言うと。
順便説之前聖誕公演,悠海的靈魂吶喊,寺島演得很投入,所以我在他無視演員+臺下觀衆浪費幾千人期待的ふざけた真似裏,感到了震撼,對女主的愛和不甘,對兄弟的仁至義盡。

依存,悠翔和女主的彼此依存,女主是悠翔活着的理由,女主的言行左右着悠翔的人生選擇。
直到他遭受挫折不堪重負,最好的競爭對手竟然是自己哥哥,活在光鮮亮麗中,而他只能在陰暗的角落守着秘密,精神已經到達危險的臨界點,女主又逃避那段可怕的経歴先封閉記憶,忘記悠翔演出受傷和演出前告白的事情。奇怪,女主的做法更容易人格分裂吧?打臉。
悠翔爲背叛産生的憎恨配上以前的沉澱終於爆發,誕生了悠海,悠海提出不如放棄演藝生涯,做回簡單的お兄ちゃん役,我繼續負責吞噬你所有黒暗的情緒,如果不接受約定,我就到外面用你的身體傷害女主。
ドラマCD裏悠翔幾次提到的「あいつ」就是自己的另一人格啊。
人格對話那裏也很感動,畢竟那麼多年悠海在背後承受的痛苦不會比悠翔良心的苛責差多少。
悠翔回到現實,擔心女主知道他隱藏的不堪過往,無法接受他的那種怯懦。哭戲聽得我跟着難過TVT
星空下説要珍惜第四次親吻的交談。從他們在中學期間其實已經心意互通,只是中途發生事故,女主的逃避讓悠翔又多熬了那麼多年,不能全把責任推給悠翔來看,我似乎大部分能納得了。(出息呢?!orz
兩個人格表達方式大相徑庭,但都是愛着女主的。這孩子一路走來不容易,爲女主扼殺了主觀意志,被砸壞腿不參加復健甚至進一歩親手損壞自己的腿……若不是被人捅破這層窗戸紙,也許他就一輩子只當一個善良貼心的哥哥。
犧牲太大,雖然不能説在庇護下的女主有哥哥的祝福就會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但這種互相依存又相思相愛的結合也不失爲一種絶妙的搭配。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unnysuki76.blog105.fc2.com/tb.php/2879-dd2826f6
Copyright ©ayame吹雪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Design Labo* template byテンプレート配布 lemon l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