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5 憑代
大正メビウスライン帝都備忘録ハレ
伊勢馨&薫

上周攻略完伊勢兄弟後情緒難以整理。
ひたすら悲しい、ただただ悲しい。這段時間又開始不受控制地腦内自動循環大正BGM,然後哀傷難耐orz
現在很糾結先吞ミサキ的玻璃渣,還是先吃館林様的糖,糾結到現在無果,大概要拖到國慶了。

當務之急應該寫一下感想,但總覺得任何評論在中条巨巨的描繪下都顯得蒼白。
巨巨實在太厲害了,哪怕相同的梗反覆使用,都能完美得刺中我涙腺。
然後巨巨翻着花樣可玩的play也太多了!(笑
3Pの場合、我原先一直在想薰&馨所謂的難忘的【音】是什麼。
居然是從兩邊分別舔耳廓直到内部,好吧,官能的な響き真的是很難忘記的www
何況京一郎在這種情形下是安定的敏感體質…

先攻略馨看到他懷念弟弟就忍不住眼眶濕潤。
想起双子被人忌諱的陰慘過去,未成年便已消逝的生命。隱忍的哥哥把所有情緒都掩藏起來,唯有夜深人靜,四下無人對着鏡子自問自答的蕭索。從京一郎眼中回憶那個笑得屈託のない,活潑爛漫的薰,延伸出去如果他活着,在這個世界上的無數種可能,在哥哥眼中,在京一郎身邊,既是好友又是戰友的臆想,可一切再沒有實現的可能了。
看得遏制不住的心酸TVT…

馨線的CG姿勢最破廉恥,爆。淚點相對少,如馨所言,活着的一方比較有優勢。
但是活着的HE,總是沒有死去的那個更震撼更凄美。
巨巨一直強調京一郎藉著酒勁去做一些平常絶對不會有的舉動,讓人感覺他在心理掙扎之餘,逐漸自覺到情愛的痕迹。
可惜畢竟兄弟在正篇不可攻略,情感基礎薄弱,我個人是比較難代入。
薰通過雄真製作的「人札」短暫復生,問京一郎能不能做哥哥的念友,弄得京一郎超級尷尬好好笑w

馨逃避京一郎的理由不是因為他手刃薰,只是會把身形年紀差不多的京一郎錯覺成弟弟。
後來為這事誠懇向京一郎道歉,京一郎如釋重負的刻畫寫得很好,他們的心結在於薰,之所以有這個心結,也是因為他們在乎薰,小細節都是感動的點啊。

mebiusfdkaoru.jpg
重度催涙是薰這條線,本來以為他用魂魄力量加大京一郎的敏感度。
不用雙手壓制就能隨意解開扣子撫摸いたずら都將是重口的預警信號,沒緩過神來就被巨巨當頭一棒。
不去深究京一郎放棄抵抗是否出於憐憫,對薰這個小孩子天性的しょうがない人,就這麼短短的一瞬任性,慣着他寵着他有什麼不對?
他只是在試探,試探京一郎究竟能接受他到什麼地歩。可即便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又能如何。
等京一郎徹底放鬆下來,他也就停止了繼續挑逗。
伊勢兄弟線里最喜歡這幕伏在京一郎胸口,只是靜靜聽對方心音,判斷情緒波動心跳加速的場景了。
最後京一郎聽到動情處,用手回抱住薰。京一郎一直強忍眼涙,不讓薰覺察到動搖和不舍TVT
巨巨在別處寫過,馨在辦公室一時恍惚會歪頭對京一郎説「なあ、薫」,京一郎不去點破,模仿薰的口吻順勢回「なあに、兄様」,不管有心無意,京一郎身上都被寄予了某種念想。
要克服習慣很難,要抹去消逝之人的空虚更難。沒讓薰和京一郎濡れ場的安排很好,否則滿足了身體上的需求,反而加深精神上的失落。

……薰的追加episode也寫得超好,雖然是如夢如幻的客廳閑聊。猫舌的薰很可愛。
第二天分不清真假的京一郎看着那杯微涼的茶努力思索,作為讀者其實有輕微的毛骨悚然。
但是閑聊,從館林様、じいや、雄真、時任,最後問到京一郎,那些活着的人,他問得輕鬆愉快,我卻聽得愁腸百轉,完了巨巨不忘補一刀,京一郎能活着,謝謝你彷彿讓我看到了自己未來的樣子←根本hold不住好嗎!orz
化腐朽為神奇的巨巨,叩拜。
三人在撞球室的CG很暖,儘管最後薰沒特地和哥哥道別又是一陣悵然,但是完成了昔日京一郎答應和兄弟玩桌球的約定,也算是了卻一樁心愿,看着陽光下他們最愛的有着孩子般笑容的薰,另一種完滿吧。
館林様感謝京一郎讓馨脱胎換骨走出陰霾,想想他撿回這對兄弟日益憂心他們的種種啊,上司和部下的情,感動。
自從看過ハレ的馨SS我很中意那句「たかが、3センチ。されど、3センチ。」身高差在決定攻受的時候京一郎拿出來説事了,雖然最後敵不過上官命令,但是抗議的時候好萌w

拖延症總覺得忘記了很多好的情節,但我不會吝惜任何一句讚美中条巨巨的語言(千家除外,打臉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unnysuki76.blog105.fc2.com/tb.php/2923-a976cfe1
Copyright ©ayame吹雪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Design Labo* template byテンプレート配布 lemon l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