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2


大正メビウスライン 帝都備忘録ハレ
ミサキ

さすが伝説中的玻璃渣,吞得我鮮血淋漓。
打完True end的我正頂著哭到紅腫的眼睛來敲這篇日誌。

我は人なり。彼は神なり。
從第一次ミサキ製造的桃源郷幻夢開始,眼涙就開始失控。
作為一個普通人,身邊有所愛之人無法行愛欲之實,等待卻遙遙無期。
帝大後輩談論臨班心儀的女生,訂下婚約在路上牽手同行的情侶都如此令人羨慕不已。
京一郎時常被纏繞不散的焦躁所困擾,夢中能深吻能膝枕能擁抱,沉溺一時的美好,只會進一歩擴大京一郎的奢望。
這一切顯得悲傷又無奈,ミサキ為給京一郎一絲慰藉,從分靈們手中匯聚力量,等於疏忽大神命尊守衛國家的職責。
心裡明白不該繼續的京一郎遲遲下不了決心。
事實他因為ミサキ無法給他一個具體期限,他曾激動得情緒失控對他發脾氣,結果悪性循環到自我嫌惡。
導致ミサキ變小的原因正是當初京一郎要守護國家的願望啊。
如果不是在以為失去ミサキ而頽糜不振的京一郎強烈影響下,ミサキ可能不會以變小的姿態重新回到他面前。
光是這樣,他就該感激知足了。
道理都懂,可放到自己身上,愛到深處,終究情難自已。

人和神,個人的愛情和國家的安危,天平兩端。
只能犧牲小我,成就大我。伊勢拜託京一郎轉告ミサキ清理軍事工程地脈紊亂的事情,間接刺激了京一郎正視和ミサキ関係的態度。
馨無意的那句話「大神命尊對京一郎真是非常的『献身的』啊」。
京一郎回憶起自小生病在根の道被ミサキ救下得以延命,上京求學時隨著護り刀離開桃木村,變成人形保衛左右。應自己的要求營救天子,幾乎耗盡所有能力為大地震喪生的無數生命魂送り,一直都是他在為自己付出。
自己向他回報的少之又少,即便如此ミサキ常掛在嘴邊的是「俺はお前の望みを叶えずにいられない」。
他就是想這樣寵著慣著京一郎,哪怕耗盡最後的力量在所不惜。
京一郎知道那對他而言是一種毒,一種讓他不可自拔的貪念催化。可要斬斷,就必須做好沒有盡頭的覺悟。
連最后可以依託逃避的幻夢,那美到讓人心醉,真假難辨的桃花落英都不復存在。
試問真的可以保持冷靜,雲淡風輕嗎?

俺はお前のもんだ。
可是我不能独占,你必須去完成作為大神的使命。
這份深深的糾結和自責,我好想説,愛情是偉大的,但同時也是自私的啊!
ミサキ在京一郎死後守護柊家的後代,一想到這個他就心痛。傻孩子,這很自然並不是任何罪過!
愛してる是人類表達情感的語言,ミサキ這麼説著。
但在聽到京一郎説愛してるよ之後,他也以同樣的話回應了。人和神又有什麼障礙呢?
在個人情愛面前,京一郎毅然選擇切斷「息吹」,等於選擇死亡。
這個決定看得人心快要碎了,跟ミサキ攤牌的時候更是,ミサキ確認這是你的願望嗎。語氣和神情隱藏的輕微怨恨足以傳達他的情感深淺。
内匠帶著哭音的肯定,演得太棒了,前面幾次京一郎忍住不想哭,不能在ミサキ面前躊躇軟弱,内匠的台詞情感都太到位了,加上巨巨筆觸最後那一道流淌下的涙痕,悲愴淒美。

只想簡單的相愛,生活,為什麼這麼難?玩ミサキ線時無數次哭著想大喊的疑問。
或許是長痛不如短痛吧,日本男児,把國家安危放在首位也是義不容辭的天命。
夢裡説出這個決定實在是太虐了,連這片夜晩用來舔舐傷口的甜美避風港都被哀傷覆蓋,号泣不止TVT
面對決意赴死的情人,ミサキ是怎樣的心情,我不敢想象。
想起懇求營救天司,京一郎寫下的遺書,我就又想哭了。ミサキ提出延長兩年時光,京一郎居然還在奮力求學,帝大首席還考出了資格證書,滿意自己為家族争光,然而一切在今晩過後都将沒有意義orz
濡れ場不知道往心口插了多少把刀,京一郎想如果能在真っ最中死掉也很不錯,最後一次也是久違的和等身sizeミサキ交合讓他主動又焦急,息吹抽離身體逐漸疲軟,抓緊時間説得情話。
ミサキ應允過京一郎死時,一回くらい泣いてやる的伏線回收。
京一郎意識朦朧,彌留之際,ミサキ説明天的飯和小菜都準備好了,不會煮你討厭的茗荷…一聲聲呼喚,分分鐘都在補刀,不相信有人能忍住不哭嗚嗚嗚。
ED2化身邪神,破戒重新培育京一郎的靈魂,然後不穩定的靈魂充其量只有十幾年的壽命。並且過著四處遊歴消滅悪霊的動蕩生活,也實在談不上幸福,還留了一個可以發揮的餘地←且看ミサキCD怎麼産出新的玻璃渣了。
但是有京一郎撒嬌ミサキ帶他去温泉的小插曲,我勉強還是可以笑一下的。

ED1則是第三人櫻子口中描述的哥哥一生。一字一句看起來都寂寞得無以復加。
苦等60年是怎樣的滋味?始終沒有變大的ミサキ又是怎樣的歉仄?我們不得而知。(京一郎都死了,比他年長的館林様、千家還活著太驚訝了
そのままでいい,這樣一句話就真的成為了一生的枯等。京一郎説,我會用盡全力長壽,為你留下充足的回憶。
——私のこと、覚えていてね。——忘れられる訳ねぇだろ。
一些話化作言霊束縛彼此,京一郎儘管認為有些話説出來ずるい,但不管是安詳離世還是口頭約定的綿綿情話。你都有資格わがまま!因為對方是能捨棄一切全心愛你愛到深沉的神。

TE現代轉世,但是又看了一遍請記住我的海誓山盟,我花一星期修復的心又碎了。
ミサキ抱著京一郎的靈魂送往根の国那段獨白,感人,順便又用了一次為你哭泣的梗。(雨中送傘呼應離世天氣,有否勾起悲傷回憶的設計很妙。)
転生的等待,大神輕描淡寫的説10年不過一眨眼,可想想他既不去刀中沉睡,也不去各地消滅悪霊分散精神,繼續以人形在家祭奠京一郎+開發京一郎喜愛的食譜,用京一郎的話來説,這人真是早晩腦袋里都是京一郎。
怎麼可能沒有空虚和苦澀?
京一郎問他這段時間幸福嗎,其實是想給自己的内疚尋求慰藉,ミサキ貼心的解除了他的煩惱。
所以愛到深處,很多事情已經可以心照不宣,痛苦和欣喜對方都明白。
現在他們有充裕的時間如膠似漆,去彌補前世的缺憾,就算未來仍有等待的試煉,相信他們在一起擁有的幸福時光可以填補一切空白,成為活下去的養分。

感想寫不出巨巨原文的百分之一美好,短時間我沒有勇氣重新看ミサキ的劇情。
今天打te重新看選項離別部分又哭到崩潰就是最好的證明。中条巨巨太會在各種細節上呼應和補刀了……不服不行,要做她的腦殘粉,只要別再讓我看千家那樣三觀不合的愛情,我願意追隨您一輩子。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unnysuki76.blog105.fc2.com/tb.php/2939-05c176b7
Copyright ©ayame吹雪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Design Labo* template byテンプレート配布 lemon lime